Rhodes

高压锅煮白饭

爆想写篇文 叫preacher's sh^t

我一直在想如果要写一对曾经蜜里调油的小夫妻分手陌路的话该怎么写 若是同人 那就要给予角色相对多的性格调整 就比如说要是我写 就写两个聪明人 两个人双商超高都想要对方好 于是双方想法里主观臆断过多导致最后分手而身边没人敢劝 于是冰期要长达正文的二分之一 但最后要是甜蜜大团圆结局 最终目的让世界充满爱 为什么要写这种东西虐心?因为失而复得的总是最好的 而我总要给我ship的cp最好的

他们保留了他房间里的一切东西 一摞摞的书 到处摆放的药瓶和笔筒里插着的圆珠笔 那个房间太接近他离开时的模样 以致于每次当他们推开房间门看看的时候好像他就会大笑着出现在房门外 跳到他们任意一个人的背上嬉笑打闹。

文前说明:昨晚上睡前冲澡时想到的北欧头牌好男友诺哥 草草写就了 没写cp向 就是诺xI 这个I是谁自己套 我不提供标准答案

他不善言辞,也不知道要怎么对一个人才能被称作是“对一个人好”但他会听,会顶着一副不在意的冷漠表情去听。他小心翼翼的去听,装作自己三心二意,其实内心恨不得长三千个耳朵,能在出差时穿过海峡听到对岸的I的呼吸声。他爱的小心翼翼,但不会如履薄冰。他的小心翼翼旨在于让他的伴侣感觉一切都很好,而他对I的爱像细密的针脚。他听的很认真,关注伴侣的所有社交账号,从形形色色的人的快拍里寻找爱人的身影。但他不会每天都给I打电话,这会让对岸的他感到担心,而他不情愿让I对自己太过费心。这世界上只需...

洪流

@呵呵嗨 
      


1.
     Antony从不认为自己会遇到所谓奇迹或是超自然现象,更不用说是广大女性朋友所期待的蠢透了的一见钟情

      但现实就是这么喜欢打人脸
      
在他从宝贝爱车上下来并走向他钟爱的咖啡店顺便低头取下头盔时,他听到有声音从店面传来
      他抬头,手仍缠在头盔上
 ...

朋友文章写太好了 吃键盘为敬

【鲸组】Hostage(AU)

summary:艾斯兰需要一场青春期指导
warning:1.有表情的nor
2.部分设定来源于ken太的when ot comes to you,侵删
3.非亲兄弟设定



hostage

1.
他不该把艾斯兰单独留在家里

他的些许懊恼不是出于年龄原因,毕竟他一年前(刚好一年)刚收获的弟弟早已在几个月前成年。否则他们“共同”的母亲绝对不会允许他把艾斯兰一个人留在奥斯陆的屋子里,而她自己却身处几千公里外的北美大陆和新任伴侣呆在一起安胎。

这当然也不是出于对艾斯兰生活品质的担忧,因为艾斯兰一直是个省心的孩子,从他第一次见到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起,这个印象就一直没有改变,不,恐怕是快要改变了。虽...

来自迟钝的我

此刻我正坐在珠江边的一个院子里,头顶是昏黄的灯光,眼前是期待已久的一场长达十分钟的雨。我愚钝僵硬的手指点开社交软件,才猛然想起,今天是一个伙计的生日。于是我坐在这场雨里,手机屏幕上偶尔有着溅上的雨滴,身边有一个被生活困扰的同伴。于是我摒弃掉写不完的作业,在灯下敲打这篇早该写好的东西。这次我讲了太多关于真实的我的事了,这样不好,所以现在我该讲个不属于我的故事了。现在看来,这场雨要变成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了,活着真好。但我太困了,故事就下次再说吧:)祝涉海你生日快乐了🎂
@呵呵嗨

我会是你早晨的阳光 你的晚安吻 你的影机 如果你希望 我也会是你的唱机 是你带着威士忌香味的硬邦邦的曲奇 我也可以成为可怕的杀手 让我们一起死去 —《Paul》

🎂🎂🎂

嗨伙计
听到你生日的消息时在自己座位上快烂掉的我忽然就从梦里醒来,像溺水者猛地钻入空气
我们的相识恐怕并不久,以至于我脑海里一片空白,没有什么有意义的过往事件是值得被陈述的,所以我的话不会长,因为今天我没有故事讲
伙计,你十六岁了,过港澳通行的闸机不用再走专柜通道,像你说的要负刑事责任了,你可以去办自己的银行卡,恐怕名义上的青春期也快走向终结
而我们大概都是普通人,朝九晚五忙忙碌碌,忙着去活,忙着去死。你别害怕平庸,因为恐怕不只我一个人认为你不平庸,你恐怕写得一手好文字,读很多书,看很多东西。这或许不是像光鲜亮丽的美高生活,但你大可认为一切都还好
我写这些东西的目的不是为了安慰或者什么,所以...

©Rhod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