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odes

A glorious endless summer

洪流

@呵呵嗨 
      


1.
     Antony从不认为自己会遇到所谓奇迹或是超自然现象,更不用说是广大女性朋友所期待的蠢透了的一见钟情

      但现实就是这么喜欢打人脸
      
在他从宝贝爱车上下来并走向他钟爱的咖啡店顺便低头取下头盔时,他听到有声音从店面传来
      他抬头,手仍缠在头盔上
 ...

朋友文章写太好了 吃键盘为敬

【鲸组】Hostage(AU)

summary:艾斯兰需要一场青春期指导
warning:1.有表情的nor
2.部分设定来源于ken太的when ot comes to you,侵删
3.非亲兄弟设定



hostage

1.
他不该把艾斯兰单独留在家里

他的些许懊恼不是出于年龄原因,毕竟他一年前(刚好一年)刚收获的弟弟早已在几个月前成年。否则他们“共同”的母亲绝对不会允许他把艾斯兰一个人留在奥斯陆的屋子里,而她自己却身处几千公里外的北美大陆和新任伴侣呆在一起安胎。

这当然也不是出于对艾斯兰生活品质的担忧,因为艾斯兰一直是个省心的孩子,从他第一次见到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起,这个印象就一直没有改变,不,恐怕是快要改变了。虽...

来自迟钝的我

此刻我正坐在珠江边的一个院子里,头顶是昏黄的灯光,眼前是期待已久的一场长达十分钟的雨。我愚钝僵硬的手指点开社交软件,才猛然想起,今天是一个伙计的生日。于是我坐在这场雨里,手机屏幕上偶尔有着溅上的雨滴,身边有一个被生活困扰的同伴。于是我摒弃掉写不完的作业,在灯下敲打这篇早该写好的东西。这次我讲了太多关于真实的我的事了,这样不好,所以现在我该讲个不属于我的故事了。现在看来,这场雨要变成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了,活着真好。但我太困了,故事就下次再说吧:)祝涉海你生日快乐了🎂
@呵呵嗨

我会是你早晨的阳光 你的晚安吻 你的影机 如果你希望 我也会是你的唱机 是你带着威士忌香味的硬邦邦的曲奇 我也可以成为可怕的杀手 让我们一起死去 —《Paul》

🎂🎂🎂

嗨伙计
听到你生日的消息时在自己座位上快烂掉的我忽然就从梦里醒来,像溺水者猛地钻入空气
我们的相识恐怕并不久,以至于我脑海里一片空白,没有什么有意义的过往事件是值得被陈述的,所以我的话不会长,因为今天我没有故事讲
伙计,你十六岁了,过港澳通行的闸机不用再走专柜通道,像你说的要负刑事责任了,你可以去办自己的银行卡,恐怕名义上的青春期也快走向终结
而我们大概都是普通人,朝九晚五忙忙碌碌,忙着去活,忙着去死。你别害怕平庸,因为恐怕不只我一个人认为你不平庸,你恐怕写得一手好文字,读很多书,看很多东西。这或许不是像光鲜亮丽的美高生活,但你大可认为一切都还好
我写这些东西的目的不是为了安慰或者什么,所以...

Just like the old time
(Too late when I got the news 😷😷

暂时休息 抱歉🌖🌗🌘🌑

我又该是有多幸运@con

[Colezra]Daydreaming a whole lot

-Daydreaming a whole lot

他们的关系始于一部电影。

电影杀青后他们勾肩搭背去喝酒,男孩顶着那副滑稽的发型微笑着应酬,他们在衣香鬓影中偷偷亲吻,在不知哪个街区里狂奔。

他们在三个月后搬到LA顶楼的公寓,带着男孩的犀牛根雕,唱片收藏和说不完的百老汇故事。

他们总没有太多的共同时间,但男孩在他眼中就已经是未打理的蜷发,半旧的睡衣,额头上些许的痘印。连同他身上细碎的伤疤和蹬被的习惯,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被Colin默认的恃宠生娇。然而他不曾悔改,只是给予男孩更多的吻和更多的爱。

他拍完他的戏份后回家,男孩从沙发上蹦起冲到门口,两只手放在身后,向正在换鞋的他微笑

“你...

©Rhod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