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odes

高压锅煮白饭

*二零一八 二八十六*

**这是一个多月前我生日 写给自己的东西**

一年前一个朋友十六,我给她写刑事责任港澳自动刷卡闸机,我写一切都还好,你比你想象中的好太多。两年前我写乐评,给一个人写abc故事。三年前我写花楸树抽芽,一个旅行者在火车站台上做一场千秋大梦。

还有我遗落在草稿纸上的只言片语,我大脑浅层留下过痕迹的零星呓语

一年又一年,跌跌撞撞的也写了这么多
一腔热血灌注进我想写的段落篇章,我写的角色在昏暗灯光里做梦,在山路上把手机扔下山崖。有太多故事胎死腹中,偶尔深夜还醒着的时候听楼下喧闹人声,几句对话会突兀出现在无边的耳鸣里

头次在自己生日的时候给自己写东西,想绕了新的一岁写点东西,脑子里想的却还是我...

1.
此刻暮色四合 万籁俱寂 一片昏暗中他只听得见身边人睫毛扑扇的声音 像是海鸟扑打沾湿的羽毛

纹身对于他来说意义非同小可 那不仅是重要到可以刻在皮上时刻看见的东西 也是不重要到可以任其埋没到衣服褶皱里的存在

玩Marco Polo 而后坠入爱河
* 又是个夏天 泳池旁栽了那么多树 在水底下看身边都是绿树瑰丽的影子 游一圈五十米时仿佛穿梭在模糊的丛林里

大抵是因为阳光太过蛮横 将照片里的艳丽少年褪成白净沉默的样子

2.
他们保留了他房间里的一切东西 一摞摞的书 到处摆放的药瓶和笔筒里插着的圆珠笔 那个房间太接近他离开时的模样 以致于每次当他们推开房间门看看的时候好像他就会大笑着出现在房门外 跳到他们任意一个...

【鲸组】Drifting

summary:诺威第一次登上冰岛

Attention:1.国拟+二度私设
2.本来是给社团本子写的稿 结果本子暂时鸽了就先补个档吧😂

1.行船
临近午夜时下了场雨,不大,但是打在风浪中的小船上摇出一片雷鸣般的声响。船员们几乎都回舱了,从侧边总是关不牢的窗缝里压出几缕热气和没有压抑分贝数的粗俗谈话声。船头挂了盏油灯,被笼在雨里打出一圈模糊的黄光,隐约照出甲板上的一道人影,那人全身几乎都被笼罩在黑暗当中,只有头脸被灯照出大概轮廓。他似乎在船头站了很久,全身早已湿透,眼睫上还挂了一溜儿白霜。在这要命的天气里正常人都缩回室内聊天喝酒以挨过漫漫长夜,而他立在船头,无动于衷的看着不断翻涌的海浪。...

爆想写篇文 叫preacher's sh^t

我一直在想如果要写一对曾经蜜里调油的小夫妻分手陌路的话该怎么写 若是同人 那就要给予角色相对多的性格调整 就比如说要是我写 就写两个聪明人 两个人双商超高都想要对方好 于是双方想法里主观臆断过多导致最后分手而身边没人敢劝 于是冰期要长达正文的二分之一 但最后要是甜蜜大团圆结局 最终目的让世界充满爱 为什么要写这种东西虐心?因为失而复得的总是最好的 而我总要给我ship的cp最好的

他们保留了他房间里的一切东西 一摞摞的书 到处摆放的药瓶和笔筒里插着的圆珠笔 那个房间太接近他离开时的模样 以致于每次当他们推开房间门看看的时候好像他就会大笑着出现在房门外 跳到他们任意一个人的背上嬉笑打闹。

文前说明:昨晚上睡前冲澡时想到的北欧头牌好男友诺哥 草草写就了 没写cp向 就是诺xI 这个I是谁自己套 我不提供标准答案

他不善言辞,也不知道要怎么对一个人才能被称作是“对一个人好”但他会听,会顶着一副不在意的冷漠表情去听。他小心翼翼的去听,装作自己三心二意,其实内心恨不得长三千个耳朵,能在出差时穿过海峡听到对岸的I的呼吸声。他爱的小心翼翼,但不会如履薄冰。他的小心翼翼旨在于让他的伴侣感觉一切都很好,而他对I的爱像细密的针脚。他听的很认真,关注伴侣的所有社交账号,从形形色色的人的快拍里寻找爱人的身影。但他不会每天都给I打电话,这会让对岸的他感到担心,而他不情愿让I对自己太过费心。这世界上只需...

洪流

@呵呵嗨 
      


1.
     Antony从不认为自己会遇到所谓奇迹或是超自然现象,更不用说是广大女性朋友所期待的蠢透了的一见钟情

      但现实就是这么喜欢打人脸
      
在他从宝贝爱车上下来并走向他钟爱的咖啡店顺便低头取下头盔时,他听到有声音从店面传来
      他抬头,手仍缠在头盔上
 ...

朋友文章写太好了 吃键盘为敬

【鲸组】Hostage(AU)

summary:艾斯兰需要一场青春期指导
warning:1.有表情的nor
2.部分设定来源于ken太的when ot comes to you,侵删
3.非亲兄弟设定



hostage

1.
他不该把艾斯兰单独留在家里

他的些许懊恼不是出于年龄原因,毕竟他一年前(刚好一年)刚收获的弟弟早已在几个月前成年。否则他们“共同”的母亲绝对不会允许他把艾斯兰一个人留在奥斯陆的屋子里,而她自己却身处几千公里外的北美大陆和新任伴侣呆在一起安胎。

这当然也不是出于对艾斯兰生活品质的担忧,因为艾斯兰一直是个省心的孩子,从他第一次见到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起,这个印象就一直没有改变,不,恐怕是快要改变了。虽...

©Rhodes | Powered by LOFTER